Online Videos by Veoh.com

弟弟亞維陪同父親南下高雄 (2-15-2007) 剪輯而成13分鐘的記錄片
紀念父親的網頁:

資深作家 王書川 (1919-2007)
回 紀念父親的網頁 首頁


父親於2007年7月25日病逝於國泰醫院

● 紀念王書川先生           瘂弦(2007/8/16於加拿大)

「哲人日已遠,典型在夙昔」。王書川先生留下的足可傳世的作品,我們不會忘,王書川先生樹立的人格風範,和對文壇的貢獻,我們不會忘。

人常說,一九四九年到一九六零年的那段日子,台灣南部軍民生活的氣象和氛圍,以及當時文藝運動的蓬勃情形,堪稱是一個大時代。而書川先生便是那個風雲大時代文藝方面的主導人物,他同尹雪曼、馬各三人共同創辦的『新創作出版社』的「創作叢刊」,編印了很多高水準的文藝著作,比『文星書店』的「文星叢刊」還早了十多年。他與文友籌組的『中國文藝協會』南部分會,長期以來一直是年輕作家成長的搖籃。他和徐蔚忱共同主編的「自由中國文藝選輯」,是台灣光復初期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重要選輯。

一九五零年,書川先生奉派高雄市成立『中聯社』高雄分社,並當選第三、四、五屆高雄市議員,當時的選舉文化十分純正,他以高票當選,證明大家對他在文化、新聞成就上的肯定,由他來主持文化、文藝運動,影響也就特別深遠。他在自傳中記述說,他雖「栗碌於議壇之上,仍不忘寫作生活」,他仍勤於筆耕,出版了四部小說,也寫了大量的散文,爲文人從政,樹立了最好的榜樣。不像今天一些文人,一旦進了議場,就變得面目模糊,一副政客嘴臉,根本不像個文人。

書川先生告訴我說,當年物資缺乏,生活很苦,一盤空心菜,幾粒花生米,一大碗蕃薯,就算是一餐,但是大家活的有勁,人人懷抱理想,寫作勤奮,他和黛影大嫂常常請窮朋友來家吃飯,談文說詩,好不快活。漸漸的南部作家群形成一個特殊的文化氣候,在北迴歸線以南,建立了他們文學的場域。我一向有這樣不成熟的看法,那就是光復初期的台灣文藝運動,是由南部逐漸擴展到北部的,當然,由張道藩主持的『中國文藝協會』,以及該會主辦的『文藝創作雜誌』所發生的影響,自然是全面的,但是,若論作家人數之多,寫作之蓬勃生猛,北部似略遜於南部。而王書川先生和他的文學伙伴馬各、尹雪曼、郭嗣汾、邱七七和他的夫人王黛影等,功不可沒。

王書川先生還有一點值得我們敬佩的,是他晚年在寫作上的衝刺,就以寫回憶錄為例,六十五章的回憶,工程很大,當時他已八十三歲,身體一度因腿部發炎住院,在病床上猶創作不輟,終於完成了這本人生大著作。回憶錄的時間充分概括長達八十年,從回憶錄中我們知道,書川先生幼年家貧,體弱多病,整日掙扎在饑餓線上,幸虧靠外祖父抱養,才得以成長並完成學業,接著抗戰軍興,他投筆從戎,轉戰大江南北,艱苦備嚐,其中有眼淚也有歡笑,有危機也有轉機。個人的際遇以及大時代的脈動,全部形象地展開在讀者的眼前,通過他生動的敘述,我們看到了一個抗戰愛國青年,如何在烽火中焠鍊,在苦難中茁壯,而逐漸成為一個成功的作家和對國家社會有貢獻的知識份子,這樣宏觀微觀具細兼顧的寫法,無形中爲那個時代,呈現了一個真實的縮影,他爲自己立傳也等於爲時代立傳了。

于右任名句「不信歷史喚不回,不容青史盡成灰」,王書川先生和我都相信,歷史原來也是需要保衛的,而寫下一部回憶錄,是歷史保衛的最佳方式,爲自己的時代留下見證,意義最是莊嚴,王書川先生樹立了一個最佳的典範。

教育家陶行知自述「為一大事來,做一大事去」。對王書川先生來說,他對於生與死,來與去,都表現的非常從容堅定,而把文學當作大事,全力以赴,無怨無悔,這樣的人生, 應該是最豐富的,也是最成功的。

我們懷念他。

書川,安心好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艾雯

書川, 深夜電話,一聽是亞維哽咽的聲音,悚然驚懼,堅強的你,究竟敵不過病魔嚴酷的折磨,走了。多少次出院入院,你一篇篇寫下自勉的文字,告別的小詩,面對死亡,勇敢又瀟灑,讓朋友心疼又佩服,人生這一仗,你打得很漂亮。

記得在那草蒙時期,大家都年輕,以文會友。在南台灣,我們一小撮筆耕者因緣際會相識,高雄、岡山、台南偶而有個雅聚小敘,談文論古,說生活、講理念,就像南台灣純樸的風氣,高雄港自在吹拂的海風,歲月累積,友誼自然融洽,自南而北,將近半個世紀,文友而成世交。

你為人誠懇、熱心、坦率、隨和,事情不論繁瑣,樂於服務;文友有事相託,全力以赴,我們說到你時一致稱讚;「王書川人真好!」

書川,我們永遠記得你的好,永遠懷念你。安心好走。

作家朋友的話


瘂弦不容青史盡成灰--序王書川自傳《落拓江湖》
于宗先讀王書川「落拓江湖----回首天涯路」之後 

馮季眉竭力吐絲的一隻瘦弱的蠶--王書川的文學人生
  
   powered by:       站長的問候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Email給我